見義勇為致老人死亡,家屬索賠40萬元;好心扶起摔倒的老人結果被“訛上”……現實生活中,因救人反被告的事件多次發生,“救不救”、“扶不扶”等問題一度困擾公眾。

民法典明確了侵權人和受益人的各自責任,同時也明確了見義勇為者依法不承擔民事責任。這將給日后的見義勇為帶來什么?律師表示,立法者欲通過這一條款使得行善人不再瞻前顧后,引導社會民眾“該出手時就出手”,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。

民法典摘要:

第一百八十三條因保護他人民事權益使自己受到損害的,由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,受益人可以給予適當補償。沒有侵權人、侵權人逃逸或者無力承擔民事責任,受害人請求補償的,受益人應當給予適當補償。

第一百八十四條因自愿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,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。

一、“見義勇為”要不要擔責

法律問題:至今為止,見義勇為這個名詞還沒有從已生效的法律中出現。從法理的角度分析,在我國刑法和民法中,見義勇為的相關表述有兩種情況,一是緊急避險行為,二是正當防衛行為。我國法律規定,通常情況下公民違法應承擔的法律責任有民事責任、行政責任和刑事責任三種。這就是見義勇為行為中涉及到的“兩種行為,三種責任”。

案例一:2018年12月26日晚,趙宇在出租屋聽到樓下有人呼救,下樓看到一男子(李某)正掐住一女子脖子不放手,便上前拉開。在解救過程中,趙宇因踹了男子腹部一腳,涉嫌故意傷害罪被警方刑拘了14天,而李某卻逍遙自在,不少網友總結為“見義勇為十四天,強奸未遂打麻將”。原因是,警方認定趙宇在制止侵害的過程中,超出了正當防衛的限度,構成了“見義勇為過當”,并涉嫌故意傷害罪。雖然最后最高檢確定為“正當防衛”一錘定音,但引發網民的激烈爭議余音未歇。相關的討論,在2017年的于歡案和2018年的昆山龍哥反殺案中也大量出現。

案例二:2019年3月9日,在103國道河北省香河縣安平鎮路段,開“摩的”的老人侯振林為救獨自橫穿公路的4歲女童被一輛廂式貨車撞倒。老人不幸去世,女童顱腦損傷但無生命危險。但隨之而來的是交警方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認定為貨車司機、女童監護人、侯振林三人同等責任,引發了激烈的社會爭議。

見義勇為要不要擔責?第一,刑事責任。一定條件下“應當負刑事責任”,但可以免責。第二,民事責任。應當承擔“適當的” 民事責任。第三,行政責任,應當認定。

見義勇為如何肯定?我國現行侵權責任法第二十三條規定,因防止、制止他人民事權益被侵害而使自己受到損害的,由侵權人承擔責任。侵權人逃逸或者無力承擔責任,被侵權人請求補償的,受益人應當給予適當補償。

此外,在現行行政法規中,我國《工傷保險條例》第十五條規定,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、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,享受工傷保險待遇。

綜上所述,因見義勇為而受到損害的,有從侵權人、受益人、單位工傷保險待遇等途徑得到補償,但仍然沒有法律規定可以免除法律責任。至此,不禁有人會問,法治的最高追求是良法善治,如果見義勇為者要擔責,今天還會有誰能夠“挺身而出”呢?

二、用法律替見義勇為“撐腰”

今年全國人大審議通過的民法典中規定,因自愿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,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。民法典中關于見義勇為的免責條款,也被稱為“好人法”條款,是鼓勵見義勇為,消除“好人”見義勇為后顧之憂的基礎性法律保障。

民法典明確因自愿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,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,就為見義勇為的責任劃定提供了權威標準,為見義勇為可能遭遇的不當風險建立了一道“屏蔽門”,可以最大限度免除“好人”仗義出手的現實之憂。同時,這也為地方相關條例和法律的修訂完善,提供了更好的支撐。

當然,民法典的免責條款,只是從法律上呵護見義勇為等善舉的一個方面內容。如其中還規定,因保護他人民事權益使自己受到損害的,由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,受益人可以給予適當補償。沒有侵權人、侵權人逃逸或者無力承擔民事責任,受害人請求補償的,受益人應當給予適當補償。這是對侵權人和受益人責任作出的清晰劃分,同樣有利于從法律上壓縮人們對“敢不敢扶”、“能不能救”的現實顧慮。這方面的內容在地方條例的修訂中,也應該予以體現。

三、立法旨在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

北京大成(南昌)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黃永強律師認為,民法典的立法宗旨和目的就是充分反映人民群眾的意愿,維護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。見義勇為是構建和諧社會、弘揚社會主義道德的一個重要價值導向。見義勇為的人是英雄,但是,在現實生活中有些讓英雄流血、流汗又流淚的事件發生,有的甚至還被起訴到法院追究民事責任,還有的被提起刑事訴訟,追究刑事責任,這些都不利于弘揚見義勇為的社會正氣。

民法典將“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”作為一項重要立法目的。這部民法典在編纂過程中堅持問題導向,積極回應社會熱點訴求,滿足新時代人民法治需求,全方位保護人民民事權利。

法律的底色是世道人心。尤其是法律對于見義勇為的認定標準、責任劃定,更直接關乎對社會公義和道德風尚的守護與引領。在大量的現實案例和警示教訓的基礎上,民法典最終為見義勇為所確立的免責條款,是順乎民心、順應社會正義期待的良法,而要達成善治之效,就應該讓其盡快覆蓋到所有相關的地方法律、條例中去,讓“好人法”以最快速度保護、激勵好人。